全身麻醉是在做美梦吗?

游览量:90   时间:2022-06-27 10:11:08

生理睡眠与全身麻醉  

睡眠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生理现象,人的一生约有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睡眠,良好的睡眠是保证生活质量、完成各种社会活动的必要条件。

生理睡眠过程大致可以分为非快速眼动睡眠时期(NREM)和快速眼动睡眠时期(REM),后者也被称为快波睡眠或异相睡眠(PS)。正常成人整夜睡眠中NREM睡眠和REM睡眠交替发生。

睡眠期间心理活动仍然存在,这其中最主要的表现就是做梦。有许多研究结果表明,做梦大多在REM睡眠期,在REM睡眠期被唤醒的人70%~80%报告有梦,并且可以陈述以视觉变幻为主的生动形象的梦境情节。     而在NREM期被唤醒的人,只有不到15%报告曾做梦,但即使在NREM期做梦的人,他们的梦境也很平淡,生动性差。     噩梦或惊醒者多发生于NREM睡眠第4期,此时睡梦者只能陈述恐惧感,不能陈述梦境的全部情节。    

梦发生的解剖学定位尚未确定,损伤实验发现,内侧前额叶皮质、前扣带皮质和基底前脑结构与梦发生的频率、活跃性及觉醒时对梦的记忆有关。

  虽然麻醉和睡眠之间有本质的区别,但已有研究表明,全身麻醉与正常生理睡眠过程中存在某些相似之处。麻醉期间做梦是常见的,这被定义为是从麻醉诱导到觉醒的不同体验(术中意识除外),而浅麻醉(Light anesthesia)是引起做梦和术中意识的主要原因。     

此外,麻醉药物通过调节中枢神经系统的丘脑和皮层的活动,产生近似于睡眠、但明显抑制觉醒的全麻作用,也解释了为什么麻醉药物对感觉、记忆编码和认知处理环路有显著的影响。    手术患者经常反应在全身麻醉期间有做梦的现象,而这些梦通常是令人愉快的,然而并没有搞清楚全身麻醉期间梦境质量的相关因素。 国外有一项前瞻性观察性研究选择了计划在全身麻醉下进行择期手术的患者,这些患者术前采用『医院焦虑和抑郁量表(HADS)』评估了精神状态。手术结束待患者苏醒后,在PACU进行术后评估。

焦虑和抑郁量表(HADS)

23401656284603571

HADS量表由两个分量表组成:焦虑(HADS-A)量表抑郁(HADS-D)量表,每个量表均包含7个问题,每个问题的得分为0~3分,因此患者在焦虑和抑郁上的评分范围均是0~21。 待患者拔管意识清醒后,研究人员在PACU进行关于术中梦境的访谈,评估的项目包括是否出现术中梦境以及梦境的质量。主要通过改良的Brice访谈及李克特量表进行评估。

改良Brice访谈

1)睡觉前你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2)你醒来时所记得的最常见的事情是什么?   

3)你能回忆起什么吗?   

4)你在麻醉的时候做过梦吗?   

5)你觉得你的梦想怎么样:愉快、独立还是不愉快?  

李克特量表

1)梦是愉快的或不愉快的:1=非常不愉快;2=不愉快;3=适度愉快;4=愉快;5=非常愉快;   2)关于梦境的记忆:1=不记得;2=记得一点;3=温和的;5=完全记得;   3)在梦中说话:1=根本不说话;2=有点说话;3=适度说话;4=经常说话;5=经常说话;   4)梦中动作:1=没有行动;3=适度的行动;4=大量的行动;5=持续的行动。   

访谈的评估结果被定义为“明确的意识”、“可能的意识”、“无意识”或“”。

梦的质量根据病人自己的意见被分为愉快、独立或不愉快,研究人员没有继续对梦境的内容进行进一步的分析。 研究结果显示,纳入的1100例患者,其中293例(25.4%)患者报告在麻醉期间有过做梦。并且这其中超过半数的患者(50.2%,147/293名患者)报告自己的梦境是愉快的,而报告有平淡梦境和不愉快梦境的患者比例分别为47.1%和2.7%。 此外,只有当HADS-D抑郁评分<11分时,全身麻醉患者才会与愉快的梦境相关(OR:3.3[95%CI1.3-10.0])。 由于HADS-D评分小于11的患者被定义为不可能发生抑郁,这个结果又说明,术前抑郁状态会影响患者在麻醉期间的梦境的质量。 

全身麻醉药物影响梦境产生的机制     

现代全麻药物作用机制研究认为,部分全麻药物可能是通过睡眠-觉醒通路发挥效应,进而引起可逆性的意识消失,GABA、NMDA等受体为麻醉药物的主要作用靶点。

31161656284603706

在常见的麻醉诱导药物中,丙泊酚通过激活γ-氨基丁酸(GABA) 受体-氯离子复合物,发挥镇静、催眠作用,有报道称丙泊酚诱导麻醉期间做梦的发生率要高于吸入性麻醉药,而吸入性麻醉药家族中,地氟烷麻醉比七氟烷麻醉有着更高的梦境发生率。

  咪达唑仑 

咪达唑仑是一种短效苯二氮䓬类催眠镇静药物,通过刺激上行网状激活系统中的抑制性递质γ-氨基丁酸(GABA)受体,可增强对皮质和边缘觉醒的抑制和阻断。 苯二氮䓬类药物通过调节中枢神经系统的丘脑和皮层的活动,可以产生近似于睡眠、但明显抑制觉醒的全麻作用,在某些情况下促进了梦境的发生。 

右美托咪定 

右美托咪定是一种a2肾上腺素能激动剂,与传统的苯二氮䓬类药物相比具有各种优势,包括更弱的呼吸抑制及黏膜刺激反应。a2肾上腺素能激动剂在脑干的蓝斑核和髓核中含量丰富,与焦虑、睡眠-觉醒和抗焦虑药物的停药密切相关,蓝斑和中缝背核在睡眠调节中起着关键作用。 全身麻醉过程中使用右美托咪定镇静后,蓝斑点受到抑制,腹外侧视前区活动升高,这则与非快速眼动睡眠(NREM)阶段相似。 以上这些常见麻醉药物对于术中患者产生梦境的机制目前尚未完全研究透彻,此外,人们对于梦境的描述和记忆性也是主观的,患者对于术中梦境的回忆和叙述并不一定能准确地代表他们的真实梦境。 但目前已完成的相关研究可以揭示的是,睡眠和麻醉在神经化学机制上存在着广泛的交叉重叠,对此进行研究,有助于进一步揭示全麻的作用机制。 

参考文献

[1]朱婉婷, 张宇, 刘程曦,等. 丙泊酚麻醉与自然睡眠状态皮层脑电图的异同[J]. 临床麻醉学杂志, 2019, 35(2):3.

[2]Chen Liang,Zhang Jun,He Wensheng,Liu Wei. Comparative Effects of Dexmedetomidine and Midazolam on Dreaming of Patients Undergoing Flexible Bronchoscopy During General Anesthesia[J]. Medical Science Monitor,2021,27.

[3][1]Gyulaházi Judit,Redl Pál,Karányi Zsolt,Varga Katalin,Fülesdi Béla. Dreaming under anesthesia: is it a real possiblity? Investigation of the effect of preoperative imagination on the quality of postoperative dream recalls.[J]. BMC anesthesiology,2016,16(1).

[4][1]Yoshida Akari,Fujii Keisuke,Yoshikawa Takanori,Kawamata Tomoyuki.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quality of dreams during general anesthesia: a prospective observational study.[J]. Journal of anesthesia,2021,35(4).

[5][1]Pandi Perumal S. R.. Synopsis of Sleep Medicine[M].Apple Academic Press:2016-10-26.

 免责声明:

本微信公众平台所刊载原创或转载内容不代表米勒之声的观点或立场。文中所涉及药物使用、疾病诊疗等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END

编辑:MiLu.米鹭

校对:Michel.米萱


上一篇:患者住院期间自备药的安全管理

相关文章